2009年5月27日星期三

有錢出租,你要不要?

一早上步出家門就看到門前有兩張紅色的小卡在地上。撿起來看才知道原來是信貸小廣告(大耳窿)...


原來現在不說借錢了,他們是出租錢的。怎麽出租呢?哈哈哈哈~

小澤心裏是這麽想的...
出租一萬,租給你24個月,每一期租你542,哈哈哈~
當租完了,你給了租金一共一萬三千多~

租錢,
是不是聼起來沒有那麽難聽,因爲一說和別人借錢就想到還錢,可是現在是租錢,就沒個月還租金而已~ 就像租房子一樣,沒什麽大不了...

其實相信這個信貸公司也是蠻有良心的,看看他們在卡後面還印了一些我們需要用到的電話號碼?(雖然在黃頁也能找到),而且還有McD和Pizza的電話號碼呢...(不曉得他們有沒有收McD和Pizza的廣告費)


現在的人真的比較聰明,這些這樣的廣告卡,貼報到処都是,每一個都不同,都很特別,心想如果他們轉行到廣告業的話應該會有很好的前途~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2009年5月25日星期一

新郎乾杯乾到賠上性命,新婚之夜離世

看到這一個新聞 - “賓客狂灌酒 新郎猝死” , 心裏不禁抖一抖~
事情發生在台北,一對新人在酒宴上被灌酒是在所難免的,可是萬萬沒想到與友人開心灌酒的新郎竟然在當晚猝死家中。
家屬則難過地說:「辦喜事卻發生這種事,新娘怎麼受得了?」

嗯,叫新婚新娘怎麽受得了?新娘只是問死者的朋友們...
「你們到底灌了他多少酒?」


想起自己友人婚宴裏,小澤同學一夥人每每都是把大杯大杯的酒灌入新郎的肚子裏去,當時真的是因爲大家都有醉意了,興起就大杯大杯喝。大家都忘記了酒乃斷腸之物,喝多幾乎就是危險的說。

憶起2007年的十一月十五日那一晚,因爲即將離開日本,離開自己的一塊出生入死(到處遊玩)的朋友們,一些私人問題,拿起一瓶日本燒酒,一個人,一杯一杯的往自己肚子裏灌,每喝一杯,愁多一倍,最後宿醉至天明。十一月十六日是小澤過得最辛苦的一天,因爲醉醒(0930am)上不了班,頭超級的疼,給過電話給上司交待午後才進,繼續收拾行李,收拾了整60公斤的行李,交到運輸公司去,回到房間繼續與頭疼作戰。最後帶着頭疼搭電車去上班,在公司裏一直頭疼至下午五點多,當年晚上還有一個敍別會,又是喝酒,這次小澤不喝燒酒了,只是喝一些啤酒就好(明早飛機回馬來西亞)~

現在每當想起當晚發生的事情,自己都覺得怕怕~ (友人還把小澤宿醉過程用DV拍成紀錄片)

朋友啊,在這個新聞裏,我們應該要醒來,不要再過份的給你的朋友灌酒了,你們也許是其中一個幫兇哦~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旅遊筆記] 箱根、富士山

經過深思熟慮后,終于決定把cn.alifebe.com关掉,然后所有介绍旅游的帖会在这里继续,英语的在alifebe.com.

這一篇將會是首一篇在這裡的旅遊筆記。其實業只不過與大家分享小澤之前到過的地方與在那兒所拍的相片而已。

小澤最希望就是能登富士山,在頂峰拍相,一定很爽~ 就算不能登峰,至少能在近距離的看它,也是种福氣。終于在2007年,小澤在箱根與它見面了~ (其實在東京市偶爾都能見到富士山的影子,不清楚而已)

p1080145

去箱根途中在巴士上拍的。

p1080212

沒見過它,根本就不算到過日本。

p1080279

小澤根本無法控制自己,不停的拍相就是當天要做的事。在那兒有個叫大湧谷 (Owakudani - Great Boiling Valley) 的火山噴煙區,在那兒有用溫泉煮的雞蛋(熟了是黑色的)。小澤忘了自己的黑雞蛋相片放在那裏了,唯有在維基取得這一張相片給你們看看。



如果你們是從東京到箱根的話,大概巴士需時2~3個小時。小澤當時差不多用上5個小時才到達那兒,因爲嚴重賽車。在箱根有很多東西可以看,在那兒湖中有個神社,在水中的哦~ 小澤沒有去看,因爲必須要乘搭一艘像是海盜船的船過去的,時間不夠的關係就放棄了咯。。。

以下的相片不是小澤的作品,是小澤友人-Esther 在今年四月去日本時候拍的。

dsc02674

dsc02721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2009年5月19日星期二

小梅小澤檔口 - 家常便“面”

星期天,小梅其實還在生病,但是她堅持要煮一餐給小澤吃。既然小梅堅持,小澤只好讓出廚房給小梅咯。但是小澤要小梅煮一點簡單吃的就行了(因爲不想她那麽費神)。

所謂簡簡單單又一餐咯~


小梅の客家面
材料就是唯一面餅,肉碎,雍菜和蔥。小澤最喜歡吃客家面了,因爲客家面即簡單,又沒有太多配料,因爲在外吃的配料往往都是菜市買來的,不是親手做的,有時還有魚腥味的呢,超討厭的說~


小梅の辣椒雍菜
就是簡單的辣椒炒雍菜而已~


小梅の香菜雞蛋湯
馬來人喜歡的香菜,加上雞蛋,江魚仔,就這樣就有一個湯了。

這些都是小梅一手一腳自己親自弄得哦~ 小澤當天的工作就是收拾自己未來的漫畫圖書館(小澤的書房)。

以下這個炒米粉是小澤在星期六的作品...

小澤の炒米粉
就只是米粉,肉碎,香港菜心,蔥和香菜,加上少量的東炎調味醬。味道還可以啦,小澤母親說味道較爲清淡了一些,應該加上一點黑醬油讓他有少許顔色。

最近因爲時間關係,都做一些較爲簡單的東西吃。你們的周末怎麽過呢?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如果會知足的就不叫作凡人,你認同嗎?

在戀愛裏,你知足嗎?

你會不會有“別人的女友/男友都會特別美/帥呢?”

往往覺得自己的選擇不是最好,應該還有更好的,現在的伴侶頂多也是暫時的。

以下的漫畫就簡單寫出了現時人在戀愛中不正常的思想。。。
Photobucket
這圖取自ENagar - Infidelity: Its not about wrong choices

最近又聼朋友說她朋友在搞婚外情,天啊,這是什麽世界啊?

後記:
所謂知足長樂,何謂知足呢?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樂手與千金小姐之戀歌

話說民國初年,上海百樂門舞廳老闆美麗的女兒被名流紳士們瘋狂追求。可是她誰都看不上,只喜歡舞廳內一個樂手。當二人難分難捨時,她父親卻將她許配給一位駐美大使,她只好傷心的隨夫赴美。離開前,樂手交給她一塊錢大洋,希望有生之年再相遇時,作為二人的信物。

三十年後,她搭機回國,出機場時,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當年的情人在拉三輪車。坐上車,她眼光泛淚,默默掉淚。就這樣,三輪車直奔百樂門舞廳,一路上兩人沒交談。

到舞廳門口時,她問多少 錢?車夫回答:五毛。她打開珍藏的一塊大洋:這給你。車夫頓了一下,收錢回家。

車夫回到家,看著一塊錢,百感交集,發憤振筆,寫下這世界名曲........

























三輪車跑得快,上面坐個老太太,要五毛給一塊,你說奇怪不奇怪?
(你小時候也一定唱過這首歌吧~)

這篇取自友人轉發的電郵。

後記:
如果兩個兩情相悅的人分開了三十年,真的會有再重逢的機會嗎?再次遇上會不會好想冬季戀歌一樣呢?

“如果重逢也无法继续,失去才算是永恒” (冬季戀歌的歌詞)

對,如果重逢只是個增添自己悲傷,自己的煩惱,那何苦再重逢呢?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美食搜查] 老文丁 (Old Mantin)

周末小澤與小梅竟然到文丁數小時游,在那兒走走瞧瞧~ 突然間,小梅說在文丁有一間名叫老文丁的店,好像上過報紙受訪問的。

小澤:這麽厲害?賣些什麽?
小梅:好像是賣茶果的...
小澤:茶果,(小澤不喜歡吃茶果)既然來了就過去看看咯~
小梅:嗯,就在那兒~

小澤來到這間老文丁,乍看起來像是普通面檔而已。(不好意思,小澤説話就是這麽直的)




感覺上名字很像OLD TOWN。


進到去就看到這兩則新聞,怕顧客看不到所以放大了... 内部裝飾算是不錯啦,普通得來有些讓人覺得舒服。這裡可是FREE WIFI供顧客上網,慢慢吃慢慢上網,上網到肚子餓了又能再叫東西吃。


這間店的鎮店之咸茶粿。小澤母親是叫它為碗仔糕的,在芙蓉大多都是配上很甜的甜醬,小澤不喜歡。而這個就不同,因爲在上面鋪滿了炸蒜頭碎,和菜寳,配上自己制的甜醬和辣椒醬,一流哦~

這個咸茶粿做得不像一般碗仔糕那樣軟,它帶有一點點嫩,要起來口感很好,小澤超喜歡了~


這裡也有賣板面,小澤的最愛咯~ 小澤點了一碗來吃,非常好吃,板面非常滑,一不小心就會從你的湯池溜到地上去了~


吃好料當然不能忘記小澤的母親咯,老文丁的咸茶粿是有外賣包裝的,非常方便。

原來這間小小的小吃店也有自己的網站哦~ 而且你們還可以在Twitter追蹤他們的最新消息哦~ 真的很夠前衛的一間店。

小澤會再到回去老文丁嘗試昨天還未吃的好料~

後記:
在老文丁裏拍上拍下的小澤被誤以爲是記者似的,哈哈哈~ 小澤只是喜歡拍照,好的東西就分享,不好的就大家一起評評理咯~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邊緣的生命 |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

怡保遊記 二 (大頭蝦)

先放在怡保吃好料的相片,再放怡保攝影的作品~

先問問你們“你們看過像拳頭那麽大的蝦了嗎?”

話説,我們在三姨家住,三姨一再強調要帶我們一夥人到一家餐館吃淡水蝦,一開始小澤真的很不明白有什麽不同,還不是蝦而已,難道吃了會飛天?(吃了會不會飛天就不知道,但是肯定很爽~)


餐館的名字叫友記,在那裏,真的想不起那地方的名字了。是在Batu Gajah去金寳用舊路就會經過~


覺得它大只嗎?


它是螃蟹的親戚嗎?它也許是龍蝦的弟弟哦~


表弟看到挺入神的~ 像快要轉進去似的~


在裏面墻上挂着一些名人到那兒用餐后的合照,你們看到他們是誰嗎?讓小澤放大給你們看清楚一點。


薛嘉燕


阿鴻 (沒有想到他會到這裡哦~)

接下來就是看看剛剛下面看到的巨型蝦經過烹調后的模樣。我們選擇了麥片蝦。



你是不是想說,看起來不怎麽大只是嗎?因爲已經有人這麽說了。。。 讓你們看看下面那一張相片吧~


看到了嗎?現在會覺得它大了一點,是不是?

小澤首一次吃蝦頭會有肉的,平常蝦頭應該只有蝦膏而已,可是這個淡水蝦卻有肉的。它的肉很結實,可是又不會讓人感到很硬,咬下去有種“彈口(粵語)”的感覺,很鮮甜。

可是,現在有點點兒怕,因爲在回到吉隆坡的數天后收到這樣的電郵,内容在一些網頁也有提及,雖然不曉得是不是同一种蝦,可是看起來真的很像,有沒有人能告訴小澤它們不是一樣的呢?你們可以到這裡看看 - 點擊這裡

其實,小澤個人覺得應該是不一樣的東西,因爲... 哈哈哈~ 也説不上來~

相關的帖:
怡保遊記 一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遇上色狼的修女該如何...

有兩個修女,一個是數學修女,另一個邏輯修女,現在已經快天黑了,但她們離修道院還有很遠的路程。

數學:妳有沒有注意到,後面有個男人已經跟蹤我們有三十八分鐘三十秒了,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邏輯:合理的推斷,他想侵犯我們。

數學:天哪!在這樣的速度下,他會在十五分鐘之內抓到我們的,我們該怎麼辦?

邏輯:唯一合理的方法當然是走快一點。

數學:但是在這樣的速度下,他再一分鐘就能抓到我們了。

邏輯:那,唯一合理的方法就是我們分開逃,妳走那邊,我走這邊,他不可能兩個都抓。

結果,那個男人選擇繼續跟蹤邏輯修女........

數學修女平安地到達修道院,但很擔心邏輯修女會不會出事,然後就看到邏輯修女進了門口。

數學:邏輯修女妳終於回來啦!感謝主!快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

邏輯:他繼續跟蹤我後,發生了唯一合理的事情。

數學:什麼合理的事情?

邏輯:他抓到我了。

數學:天哪!那妳怎麼辦?

邏輯:我做了唯一合理的事,即把裙子拉起來。

數學:天哪,那,那個男 人呢?

邏輯:他也做了唯一合理的事,把褲子拉了下去。

數學:我的天哪!那後來呢?

邏輯:結果當然也是很合理的。一個把裙子拉起來的修女,一定跑得比一個把褲子拉下去的男人快得多,妳說不是嗎?

剛才在亂想的你,趕快說兩聲:「阿門!」

取自五月轉發的電郵。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


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怡保遊記 一

記得對上一次踏足怡保已經是數年前的事了,連小澤自己也記不起來。五月一日,小澤心血來潮,駕車載母親,妹妹,小梅,小姨,兩個表弟到怡保布先(Pusing)找三姨。其實早在一個月前小澤就與母親相談此事,終于決定在五月一日勞動節上怡保。

對於母親,小姨來説當然只是去探望三姨,對於小澤而言其實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到怡保拍照。前些時候看到一位部落客(部落帖點擊這裡)曾放上怡保火車站的相片,感覺很美,很古色古香,當時就決定一定要過去一趟,終于有機會了~


晚上的火車站根本就不像火車站。



這個不是芙蓉前圖書館,這個是怡保市的政府樓。在火車站對面。


其實當晚有一位來自萬里望的友人陪小澤小梅到怡保市。她是小梅的學長兼好友。在近打河旁邊走走,那兒讓小澤感覺像是在倫敦河畔似的。近打河畔也被規劃在怡保市發展的一環了。

待續~


後記:
記得上回檳城遊記所提及的道路使用者非常高明(非常牛),而在怡保,小澤也是留意到怡保幾乎沒有堵車的情況,真的不錯哦~





| All posts by DSvT | Email this author |

| Main site@Life beside the edge| PhotoStory site@生命の点滴 |